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不存在(?)的展覽】



英國是文化藝術大國,博物館美術館林立,裡面充滿世界各國藝術家嘔心瀝血的作品,每年帶給數百萬名參觀者心靈上的洗滌與充實。2012年,日本知名圓點藝術家草間彌生於倫敦千禧橋邊的泰德美術館(Tate Modern)舉辦同名藝術展,為倫敦掀起一股圓點熱潮,而倫敦皇家藝術研究院將於今年秋天舉辦抽象表現主義特展,屆時將展出抽象表現主義大師Jackson Pollock和其他藝術家的作品,是睽違近60年,全球首次舉辦的抽象表現主義專展,乃藝文界千載難逢之盛事。

除了這種看得到實體作品的展覽,近幾年,有愈來愈多重視現代社會中人類自我反思的當代藝術家也在全球各地辦起各種「不存在」的另類展覽。在今年4月23日到5月29日,位於東倫敦的Chisenhale藝廊就有一場這樣的展覽。德國藝術家Maria Eichhorn將展覽取名為「5 weeks, 25 days, 175 hours」。展覽期間,這間藝廊不但內部空空如也,一盞燈都不開,還大門深鎖,完全不讓人入內參觀,除此之外,藝廊的全體員工在這段期間不但不用上班,還照領薪水,所有寄到他們工作郵箱的信都會被刪除,任何打給藝廊員工的公務電話也不會有人回應。藝術家還規定這個藝廊在這段期間內,不得將空蕩的展場用作其他用途,不論是營利或慈善性質的都不可以。

此次展覽,藝術家Eichhorn除了要給予藝廊員工一點從工作中解放出來的休息時間,也要讓被擋在藝廊門口的參觀者藉此思考休閒時間與平衡生活的意義。現今社會中的上班族群每天把睡覺以外絕大部分的時間都獻給了工作,而工作以外的未支薪時間,也未必就能得閒,經常也是被與工作相關、無止無盡的社交給霸佔,所謂的平衡生活,恐怕只是一種迷思。

不過,那些被擋在藝廊門口的參觀者在發現藝廊大門深鎖的那一刻,應該無法立即體會藝術家的用心良苦,只會感到不解和生氣吧!許多藝術作品帶給觀眾的啟發與影響,都發生在觀眾接觸到該作品的一段時間之後,而這樣一個獨特展覽的後座力會有多驚人,頗值得社會學家觀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